原创抛夫弃子的婆婆,许诺给老公一套拆迁房,老公心动了,我却受不了

作者:匿名    人气:552    发布时间:2022-06-18 09:12:21
不过,和王斌交往后我才知道,这不过是他给人的表象,真实的他,并没有如此阳光。在王斌两岁多时,刘玉秀便...

原标题:抛夫弃子的婆婆,许诺给老公一套拆迁房,老公心动了,我却受不了

01

我叫小静,是一名90后,老家在湖北。我从小到大性格都偏内向,就像父母给我起的名字一样,总是文文静静的。

几年前,我在惠州一家大型电子厂做文职时,遇到了现在的老公王斌(化名)。他和我是同乡,当时在厂里做技术员,性格看着很开朗,跟谁都能聊得来。

不过,和王斌交往后我才知道,这不过是他给人的表象,真实的他,并没有如此阳光。

王斌的身世说起来挺心酸的,他在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父亲叫王孝(化名),母亲叫刘玉秀(化名)。

刘玉秀和王孝是包办婚姻,双方婚前仅见过几面,根本没多少感情。在王斌两岁多时,刘玉秀便跟一个包工头私/通,并且,跟着这个包工头去了外地生活,一直都没有再回来。

这件丑事,曾经在王孝和刘玉秀两人的家乡都闹得沸沸扬扬。在流言蜚语中长大的王斌,内心其实很自卑。

刘玉秀多年没再回来,王孝这个家境贫穷又老实巴交的男人,一直没再娶,就这么郁郁寡欢地生活到现在。

王斌和我讲他亲生父母这些事时,还是在追求我期间,当时,他的语气里对刘玉秀充满了仇恨和鄙视。他说,刘玉秀这种女人,自私且无情,是他父亲瞎了眼,看不清她的本性,才会一直对她念念不忘。

我听到王斌说这话时,第一感觉,就是对他特别地心疼。我没想到,一个外表看起来那么阳光的男孩,原来心里还有这么苦的一面。

也就是在那次的聊天中,我对他动了心,答应了正式做他女朋友。不过,在答应他之前,我也向他坦白了我的一些隐私。

02

我从读中学时第一次来月经起,便是半年来一次,且每次量都很少。那个时候,因为周围的人思想都比较封闭,羞于谈生理期这样的话题,老师在上生理卫生课时,这些内容也通常一带而过。

而且,我家孩子又多,兄弟有两个,姐妹有三个,我在姐妹中排老二,姐姐没读什么书,早早便嫁人了,父母对我这个排在中间的女儿一向不怎么重视,自然也没把我半年来一次月经的事放在心上。

我自己呢,那时也很无知,有时候还在心里觉得庆幸,认为半年来一次月经多省事儿啊,挺好的呀。

直到读中专后,女同学之间会在宿舍里公开谈论这个话题,我才渐渐意识到,我这种生理情况,应该是不正常,不健康的。

但是,毕竟还是个十几岁的学生,也就是当时偶尔在心里想一下罢了,很快,又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中专毕业后,我去了惠州。在我工作的第一家厂里,我谈了第一个男朋友,他比我大5岁,我们谈了几个月后便正式住到了一起。

但是,在一起生活两年多,我们从来没采取过避/孕措施,我却从没有怀过孕。

最初,男朋友也觉得我半年来一次月经挺好,因为什么,大家都是成年人自然清楚。我当时,一味沉浸在恋爱的甜蜜里,也没觉得有很大的不妥。

直到,男朋友家里开始对他催婚,他也有想结婚的念头时,我们两人才开始意识到我身体问题的严重性。怎么在一起两年多,那方面一直很和谐,我还没怀上孕呢?

03

为了确定确实是我的问题,男朋友当时也去了医院检查,结果显示,他的身体很健康,没有会导致女方不孕方面的问题。那么,毫无疑问,自然是我的问题了。

但是,当我在医院做过一些检查后,给我诊治的那位女医生却说,像我这种情况,从初潮开始就是半年来一次,子宫发育等方面都正常,说明只是我的体质特殊而已,并不意味着我身体不健康。简单点说,就是我也可以正常怀孕的。

听了医生的这番话,我和男朋友当时都很开心,感觉心里的石头一下落了地。然而,我们还是盲目乐观了,我们又在一起生活了大半年,但我仍然没怀上。

男朋友的家人得知我的身体状况,开始撺掇他和我分手,让他别在我身上耗着。我们俩的感情,因为他家人的掺和,慢慢产生了裂痕,开始经常吵架,冷战。

后来,在我打算去其它的大医院,让别的医生再给我重新诊治时,却无意中发现男朋友竟然劈/腿了。

我是一个在感情里容不得沙子的人,一个人偷偷地哭成狗后,我毅然放弃了这份三年多的感情,和男朋友分了手,也立即辞掉了工作。

再之后,在第二家厂里,我便遇到了王斌。我向王斌坦白这些隐私时,心里其实有些忐忑,怕他会介意。但是没想到,他反而自嘲地跟我说,他还担心我介意他有个这样的妈呢,怎么可能还会介意我。

王斌还说,有没有孩子,其实没那么重要,大人这辈子能否过得幸福,不是靠孩子。像他父亲,有他这个儿子又怎样,内心照样愁苦。还有刘玉秀,生了他又怎样,最后还不是为了个野/男/人就不要他了。

王斌的话,让我放下了心里的负担。我们甜蜜地交往了一年左右,便回老家领了结婚证。

04

婚后两年,我和王斌仍然在惠州工作,在外人眼里,我们一点不像夫妻,更像恋爱中的情侣。

每天,两人一起上下班,休息的时候,一起买菜做饭,一起去看看电影,逛逛街,生活平凡而温馨,谁都没有惦记着生孩子的事。

只是,婚姻终究不只是两个人的事。王斌每次打电话回家,公公总会跟他说,让我们早点生个孩子。

我每次打电话回娘家,我母亲也会跟我唠叨这个事,说女人生孩子要趁早。我每次总是对她敷衍道,知道了知道了。母亲到如今也不知道我的身体状况,我也懒得告诉她,省得她瞎操心。

其实,有时候休息时,我也想过,再去医院看看,好好调理下身体,毕竟,一个医生说我的身体是健康的,不代表就真的是健康的。

但是,因为王斌不重视生孩子的事,我也总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每次都幻想着,说不定下个月就怀上了,所以这一拖,竟然拖到了王斌母亲出现在了我们的生活里。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晚上,大概十点多了,王斌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对方是一个女人,她一开口就说,自己是王斌的妈刘玉秀。

王斌当时以为是骗子,马上挂断了电话,谁知,那女人又打过来,带着些哭腔求王斌先不要挂她电话,听她先说完。王斌心一软,就没再挂断,让她继续说了下去。

那女人在电话里说了很多王斌小时候的事,包括和王孝之间的,还有她现在的家庭状况。王斌越听越激动,但是,却没有再挂断她的电话。

此后,王斌经常会收到这个女人发来的很长很长的信息,有时,他主动给我看,我便看看,从那些信息里,我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很想认回王斌,但是王斌一直没正式松口。

我一直没对这件事发表任何意见,因为我觉得,虽然我是王斌老婆,但他应不应该认回亲妈,我还是没有资格去干涉。

05

刘玉秀和王斌联系上的第一年春节前夕,王斌带着我去了刘玉秀那里,江西省的一个小城市,和她正式见了面。

我其实有点没想到,不过在手机上联系了几个月时间,王斌竟然肯主动去见刘玉秀。我更没想到,刘玉秀和当初那个私/通的包工头过得貌似还挺好的。

他们住的是一幢四层的单门独院,离市中心不远,还有几块地,种了一些庄稼和菜。不过,他们两人都另有工作,男人在附近一所学校做门卫,刘玉秀则一直做散工,经常换工作,我们去那年,她本来在一家超市上班,不过没到年底便辞了。

他们生的两个女儿也都出嫁了,嫁得很近,经常能回娘家看看。

唯一让他们感到糟心的是,男人和前妻生的儿子很不成器,常年不务正业,喜欢在外面花天酒地,喜欢赌,经常欠别人赌债,然后让男人帮他还,所以男人对自己这个儿子一直感到很失望。

刘玉秀对我和王斌絮絮叨叨地讲着女儿和继子的这些事情时,我真的觉得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妇女,一个普通的母亲,真的想不到她当年为什么对王斌这个亲生儿子这么狠心,长这么大了才想来认他。

不过,这种敏感的话题,我也只是自个儿在心里想想而已,刘玉秀不谈,王斌也不谈,我自然也不会主动去问。

我们在刘玉秀家住了两天,刘玉秀男人对我和王斌挺客气,他们两个女儿对我们也挺热情,只有男人的儿子,对谁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颇让人反感。

除夕前两天,我们回了王斌老家,陪孤单的公公一起过春节。公公家虽然远远比刘玉秀家简陋,但相较之下,我觉得在公公家住得要自在很多。

在公公面前,王斌没有提和刘玉秀见面的事,他不提,我自然也不会提。只是,在我心里,总觉得我们偷偷摸摸和刘玉秀见面,有点对不起公公。

06

春节假期过后,我和王斌回到了惠州。但是,回去的第一件事,王斌竟然要我和他一起辞职,说辞职后,一起去刘玉秀那里找工作。

我听后,大吃一惊,忙问他为什么?王斌开始有点支支吾吾的,后来还是老老实实地跟我交待了。

他说,刘玉秀告诉他,他们那一块儿要拆迁,将来起码可以在城里分到四套房子。如果他过去住,刘玉秀向他保证,最少有一套房子可以分给他,如果他不过去住,就分不了。因为男人的儿子不是个省油的灯,还有男人,心其实也深得很。

听完王斌的话,我感到很不可思议,为了争套房子,竟然去投奔抛弃了他二十多年的母亲,何况,公公还在世呢,所以,我不同意去。

但是王斌非常坚持,说我们在惠州的工资又不是很高,凭我们自己的能力,不知道何年马月能买得起房子,现在有这么难得的机会,为什么要放弃,再说了,刘玉秀本来就欠他。

他说,去刘玉秀那边工作只是暂时的,等以后房子到手了就卖掉,到时再拿着钱离开,过我们自己想过的生活。至于公公那边,我们暂时先瞒着他就是了,每年过年照常会回去看他的。

王斌跟我磨了好几天,但我仍然没答应。谁知,他竟然先把工作辞了,铁了心的要去刘玉秀那边。我和他都结婚了,不想跟他过两地分居的生活,最后不得不妥协,辞了职跟他去了刘玉秀那里。

刘玉秀对我们的到来,甚是欢喜,家里的房间也早就收拾好了。

上次来刘玉秀家,我和王斌都没有称呼她和那个男人,说什么就直接说。而这次,一见面,王斌就喊了刘玉秀“妈”,喊那个男人“叔”,他都这样叫了,我自然也只能跟着这样叫。但我心里,总觉得别扭。

07

叔终究只是叔,不是王斌的亲爹,他这次对我们,我看得出来,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意思。而叔的那个儿子,他基本不理我们,每次在家里碰到,对我们总是流露出一副轻蔑、鄙视的样子。

这样的一个家庭氛围,让我心里感到很压抑,来的第一晚,我就已经后悔了。但是木已成舟,王斌又一副主动融入这个家的积极态度,我只能将悔意独自吞到肚里。

我们在这个家里休息了两天,刘玉秀带我们去市里转了转,让我们了解下这个地方,然后,我和王斌就开始找工作了。

王斌只有高中学历,之前在惠州的那个厂里,也是做了几年,才从一个普通员工升到技术员,如今在一个十八线小城,像他这样的,根本找不到什么好工作,找了半个月后,他只好去做了一个没有技术含量,出卖体力的快递员。

而我,原本是想找份文职工作,但是想要离家近,上下班方便,在这里根本就找不到。没办法,我只好接受了刘玉秀的介绍,去她以前上班过的一家超市当了一名收银员,每天站十来个小时,做着日复一日枯燥乏味的工作。

在这里生活了几个月后,刘玉秀开始干涉起了我和王斌生孩子的事,她得知了我的身体状况后,开始不停地要我去看医生,吃各种药调理身体,一副抱孙心切的样子。

我开始还能理解,觉得她也是为我好,但是有一次,我无意中听到她在厨房和王斌悄悄地说,我要是再过一两年还怀不上,还是和我离了,再找一个算了,她到时在这儿帮他物色一个好的。

王斌听了刘玉秀的话,并没有反驳,而是说,看看情况再说。我当时怒不可遏,但一想到这是在人家的地盘,每天吃人家的,住人家的,便忍着没有立即冲进去。

08

但是,晚上回房后,我实在忍无可忍了,便质问王斌,刘玉秀今天和他偷偷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没想到,王斌竟一脸淡定,毫无心虚之色。他说,他对我怎么样,我心里还没数吗?他对刘玉秀,不过就是敷衍而已,不想在分到房子前,和她关系闹僵,让我别胡思乱想,说他和我才是真正的一家人,和刘玉秀只是面上的。

王斌的话,虽然暂时打消了我心里的怒气和猜忌,但是,他也越来越让我觉得陌生,虚伪,有心机,而且,很庸俗。这样的他,根本不是我当初所喜欢的那个男人。

那晚,我劝他,我们还是离开这儿吧,在这里工资低,工作又没前途,而且在这个家里住得也根本不自在。但是,王斌仍然说什么也不同意,还反过来劝我,既来之则安之,不达目的决不撤退。

见无论怎样都说服不了王斌,我只好继续陪着他呆在这个没有朋友,甚至可以说没有真正的亲人,除了想搞到一套房子,没有任何理想的小城市。

在这个小城市压抑地生活了快一年,直到春节前几天,我才感觉终于解放了,因为我们可以回老家过年了。我也想趁此机会,好好劝王斌不要为了一套还摸不到边儿的房子,再回刘玉秀那里去。

但是,因为疫情的原因,我们在老家呆到今年三月份,王斌还是坚持要回刘玉秀那里,还特别吩咐我不准告诉公公。

好多次我其实很想告诉公公的,让他来劝王斌放下对刘玉秀房子的贪念和执念,但是又觉得如果他知道了,肯定会很难过,这样对他挺残忍的,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现在,我和王斌又回到了刘玉秀这里。这段时间,他们母子比以前更加亲密了,经常一起在厨房炒菜煮饭,一起温声细语地聊天。而和我,王斌反倒每天没多少话说了。

每次看到他们母子一起说悄悄话的样子,我心里总是感到很不舒服,觉得自己完全是个外人,越来越不想住在这里。但是,我几次跟王斌谈要走,他总是叫我再忍忍,前几天,还有些不耐烦地说,我要是走,那婆婆肯定会让他和我离婚。

王斌的话让我很心寒,我已经分不清他和婆婆是真的相处融洽,还是在演戏,也已经不知道,他对我的感情还有多少。

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活得很可笑,为了一套不知什么时候能到手,甚至不一定能到手的房子,每天活得如此虚伪,如此压抑,一点儿都不开心,值得吗?

我从始至终期待的,只是想和一个简单平凡的男人,过简单平凡的婚姻生活。但是现在的生活,与我的初衷已经渐行渐远。

但是,一想到我的婚姻如果真的因为这事而解体了,我心里又很不甘心。凭什么一个在幼年时抛弃过王斌的女人,现在竟然有资格拆散我们的婚姻呢?

09

辰寳说:

女人在感情里最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当发现一份恋爱,一段婚姻,一个男人,或是一次选择,一种生活方式,完全是在消耗自己,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差,越来越不开心,但是,因为难以放弃沉没成本,所以迟迟不愿止损。

不愿止损的结果,往往只会让自己变得越来越糟糕,让负面情绪堆积的越来越多。小静现在正是如此,她继续待在王斌母亲那边,只是在无谓地浪费自己的青春年华而已。

王斌和他母亲之间的事,我不愿多做评论,因为我不是王斌,没有他这样的一个童年经历。他的想法和做法,其实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理解不代表认同和赞成。

在现在这样一个男女平等,主张男人和女人都要独立的社会,女人和一个男人结婚并不意味着必须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如果一个男人是在光明磊落地追求自己的事业和理想的生活,作为女人的确是应该要支持,但是,如果他的追求是建立在一种欺骗,甚至是要女人委曲求全的基础上,那么盲目地追随他,支持他,其实是一种愚昧和卑微。

判断一个男人是不是真的适合自己,我觉得标准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你跟他在一起,你是开心的,你有让自己变得更好。

如果他让你变得越来越不开心,甚至让你自己都瞧不上你自己,他做什么决定你必须得支持他,但是你想做某些决定时,他却立马把离婚摆在嘴边。这样的男人,其实说到底就是骨子里很自私,他最在乎的是自己的感受,而不是你。

女人在感情里,最忌讳的一点,就是不要一开始就对男人太圣母心,不要把同情当成爱,更不要觉得自己有某个缺陷,就在感情里将就。何况小静的这个生理情况,我觉得是完全可以调理好的。

如果女人一开始就对一个男人很圣母心,把他当成一个小孩子一样来顺着他宠着他,那么在以后的相处里,如果你不再继续对他圣母心,事事顺着他宠着他,你们的婚姻将会越走越难。

所以,女人该果断的时候必须得果断,该独立的时候必须得独立,不要活得太卑微,不要让那点儿不值得的不甘心,来牵制自己向前走的步伐。

只有勇敢地向前走,不依附男人,才能见到更大的世界,活出更好的自己。

对小静和王斌的婚姻,你们有什么想法和建议,欢迎留言哦!

责任编辑:

热门文章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