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口沉银考古最难一期:蜀世子宝金印现身将建博物馆

作者:匿名    人气:399    发布时间:2022-06-16 08:12:22
原标题:江口沉银考古最难一期:蜀世子宝金印现身将建博物馆新京报讯(记者倪伟)近年来热门考古项目——张...

  原标题:江口沉银考古最难一期:蜀世子宝金印现身 将建博物馆

  新京报讯(记者 倪伟)近年来热门考古项目——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发掘,又有新收获。数枚此前从未得见的金银器现身,出水文物数超过1万件。

  根据今天(4月29日)发布的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第三期考古发掘成果,此次考古历时3个多月,1万余件文物出水,其中重要文物2000件,主要为金银器,包括金、银币,金、银锭,金、银食具,金、银首饰和金、银服饰等。

  最为重要的发现,是一枚含金量达95%的“蜀世子宝”金印,这是国内首次发现蜀王府世子金宝实物。

“蜀世子宝”金印。四川考古研究院供图“蜀世子宝”金印。四川考古研究院供图

  适逢新冠疫情,此次发掘可谓三期中最难的一次。江口沉银考古要避开汛期,必须尽快复工。2月2日,考古队赶到彭山江口,立刻制定防疫方案、购买防疫物资,5日就恢复了考古发掘,最终在汛期来临前结束工作。

  “蜀世子宝”金印现身 比著名“永昌大元帅”金印重一倍

  此次出土的“蜀世子宝”金印,印面铸有“蜀世子宝”四字。印台边长10厘米,厚3厘米,含金量高达95%。

  考古人员认为,“蜀”字证明这枚金印原为明蜀王府之物,“世子”为亲王嫡长子。从印文可知,这枚金印为明代蜀王世子所拥有,既是蜀世子的身份象征,也是蜀王府历代世子传用之珍宝。

  这块金印出水时分裂为了4块,分布在3个不同区域,经考古队员多次寻找才合体。金印总重约16斤,比此前约7.8斤的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重了一倍有余,含金量也更高。

“蜀世子宝”金印。四川考古研究院供图“蜀世子宝”金印。四川考古研究院供图

  各类金印、金宝一直是江口沉银的标志性文物,承载了丰富的历史信息。遗址迄今最重要的出水文物之一,就是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去年,第二期考古中最重要的发现,也是一枚蜀王金宝。

  考古人员今天介绍,本期考古有两个比较新的发现。

  其一是文物原地埋藏的迹象,在河床上发现有多处金银锭、金块迁入岩石内部,可以确认没有经过长距离搬运。因此,这里很有可能就是当年战争发生地,或者很接近战争发生地。

  其二是发现了文物分类聚集现象,一些区域集中出现了金器,另一些区域集中发现银器,对于大西政权分船、分箱转运财富的过程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火铳之后又现铅弹 古战场身份再添证据

  江口沉银遗址的特色,是与张献忠大西政权有关的官银、钱、金册等文物。据介绍,本年度出土的官银,从地域及税种上均可填补前两次发掘的空白。尤其是发现了来自于乐至、仁寿、乐山、德阳、广汉等地的大西政权银锭,对研究大西政权的财政制度以及统治区域均具有重要意义。

此次出水的五十两银锭。四川考古研究院供图此次出水的五十两银锭。四川考古研究院供图

  继上一年度发现三眼火铳之后,此次发掘又出土了不同规格的铅弹,是判定该遗址性质为古代战场遗址的又一佐证。

  值得一提的是,江口沉银遗址已经官方命名为“江口明末战场遗址”。更名发生于2018年,当年进行的2017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审中,该项目入围时叫“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公布结果时已更名为“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解释,除银锭外,该遗址还发现了大量兵器、船钉、首饰等文物,说明这里曾是激烈的战场。因此专家一致认为,称“江口明末战场遗址”更为准确。

  除此之外,本期考古还发现为数众多的金、银容器,金银服饰和金银首饰,为研究明代的工艺水平、服饰制度以及审美情趣提供了珍贵的新材料。

金锭金牌饰。金锭金牌饰。

  四川考古研究院供图

  三期考古发掘5万多件文物 江口之战细节越发丰富

  江口古战场遗址位于四川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岷江河道内。1646年,明末农民起义首领张献忠率部从成都出发,沿岷江南下转移,到了彭山江口河段遭遇袭击,船只被焚毁,大量财物沉于江底。

  此后,当地一直流传“江口沉银”的传说,历史文献中也有不少关于江口之战和沉银打捞的记载。

  此地北距成都市约60公里,南距眉山市约20公里。自20世纪20年代起,遗址所在的岷江河道内陆续发现有文物出水。

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图/中国文物报社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图/中国文物报社

  2005年,岷江河道内修建饮水工程中发现了一段木鞘,内藏7枚银锭。2011年岷江河道内取沙时,发现了金册、西王赏功等文物。2013年以后,江口沉银遗址遭到严重盗掘。

  后来成为江口沉银标志性文物的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长沙府“岁供王府”五十两金锭等一级文物,都曾在2014年“5·1彭山区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中被倒卖,后被公安机关追缴。上文提到的“永昌大元帅”金印,是当之无愧的江口沉银核心文物,对考证遗址年代和性质极为关键。

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摄影/新京报记者 浦峰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摄影/新京报记者 浦峰

  为更好地保护遗址,充分了解遗址分布范围和水下文物的保存状况,2016年,国家文物局批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眉山市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对江口沉银遗址进行考古发掘。

  2017年和2018年,考古人员分别对遗址进行了两次发掘,解决了数百年的“江口沉银”之谜,也为明末政治经济、社会生活等诸多方面研究提供了实物证据,入选“2017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江口明末战场遗址第三期考古发掘于2019年11月10日开始围堰,2020年1月10日正式开始发掘,4月28日结束,发掘面积5000平方米,勘探面积10000平方米。

  经过三次水下考古发掘,江口沉银遗址出水文物52000余件。三期考古挖掘,每一次都有新的重大发现,提供了关于明末清初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军事环境的新资料。

  江口沉银博物馆预计3年完工 寓意“浮出水面的宝藏”

  江口沉银考古发掘3年,依托遗址和文物建立博物馆的声音不绝于耳。预计今年年底,这一项目即将开工。

江口沉银博物馆效果图。图/微彭山江口沉银博物馆效果图。图/微彭山

  江口沉银博物馆选址地紧邻遗址核心区,地处岷江、府河两江汇流处的“黄金口岸”。博物院与正在建设的彭祖山景区和四川历史文化名镇江口古镇隔江相望,也是岷江流域特色文旅经济带和眉山市文旅融合示范园区的重要节点。

  2018年9月,江口沉银博物馆面向全球招标规划设计方案。2019年3月,最终选定法国雅克·费尔叶建筑事务所的设计方案。方案强调建筑与自然一体交融,兼顾设计哲理性和地域特点,以“浮出水面的宝藏”为主题。

  根据规划设计方案,江口沉银博物馆定位为一级馆,规模不低于2.5万平方米,遗址公园面积不少于200亩,总投资不低于5亿元,建设周期约3年。

  新京报记者 倪伟

责任编辑:杨杰

热门文章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