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流量简史:去年的四大顶流,只有易烊千玺还在名单上

作者:云南省楚雄市    人气:881    发布时间:2021-10-10 16:07:47
这一年标志性的流量大事件是:两部电影。 鹿晗流量巅峰的时候,《上海堡垒》制片人列了好几页的演员表,从最大牌的到默默无闻的全找了一遍,“可以说是全部拒绝了我们”。 而肖战出演《诛仙》同样是场意外,…

原标题:2019流量简史:去年的四大顶流,只有易烊千玺还在名单上

2019年腾讯星光大赏最后的合影环节,台上最后留下的人是赵丽颖、杨幂、迪丽热巴、肖战、王一博、杨洋。博君一肖再度合体,成功刷屏。

又是一个冬风沉醉的夜里。

自媒体有人写道,为肖战王一博尖叫的她们,还记得鹿晗吗?

流量如同潮水,热爱斗转星移。

过去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偶像,如今每年有每年的四大流量,今年据说是:肖战、李现和王一博,以及从去年的名单延续到今年唯一的名字——易烊千玺。

不知道另外三位去年的四大流量的粉丝们,有没有一丝意难平。

但2019意难平的远不止她们,从2019年年初跌落票房神坛的周星驰开始,我们其实经历了一整年的江湖变幻,有些人随着潮水崛起,有些随着潮水退去,总有失败的光影。

但失败的悲伤总是留给自己,时代的列车往前开,春风又荡起来。

菲茨杰拉德在《了不起的盖茨比》中写道, “所有光鲜亮丽都敌不过时间,并且一去不复返。”

而风清扬在《笑傲江湖》中对着刚学会独孤九剑的令狐冲说,“这世间,又有多少人懂得败中取胜的道理。”

2019,流量斗转星移

2019年10月, NINEPERCENT终于再度合体,并按照限定团期限解散,蔡徐坤们泪撒告别演唱会舞台,对着粉丝祝福、再见,各自奔向花路,并留给粉丝一个永远的意难平。

在此之前的7月21日,周杰伦粉丝发动超话大战,一举冲到超话榜首位并将话题积分突破1亿,当时在排行榜首位的蔡徐坤粉丝据说激战到最后一刻,“实在搞不动了。”

跨世代偶像流量大战,将一个大家心知肚明但很少摆上台面的问题硬怼到所有粉丝面前:谁当红,谁过气?

从归国四子、四大三小、四杨双丽一路走来,爱豆越来越多,粉丝不够用了,于是2019成为新的流量洗牌年。

这一年标志性的流量大事件是:两部电影。

8月9日,鹿晗主演的号称投资3亿多的科幻电影《上海堡垒》上映,上映后票房口碑双双滑铁卢,而导演一句经过媒体提炼过的“我用错了鹿晗”,直接掀起了一轮新的风雨。

而就在暑期档之后的中秋档,新顶流肖战主演的《诛仙》登场,在一片不看好中影片首日票房破亿登顶,成功为媒体创造新的标题。

《上海堡垒》败北,人们说《流浪地球》打开的科幻电影之门,又被关上了。

《诛仙》超出预期,自媒体又说,《上海堡垒》关上的流量电影大门,又被《诛仙》打开了。

历史从后往前看全是必然,从前往后看全是偶然。

流量故事也是如此。

鹿晗流量巅峰的时候,《上海堡垒》制片人列了好几页的演员表,从最大牌的到默默无闻的全找了一遍,“可以说是全部拒绝了我们”。

只有鹿晗,他相信中国科幻电影的未来。

鹿晗是对的,可是为科幻电影打开大门的是《流浪地球》,不是《上海堡垒》。

大视角下两者的视效表现都足够惊艳,最大的差距体现在细节部分与内核。

《流浪地球》以中国人对故土和父子情感串联全片,采用的是苏联重工业美学,与好莱坞大片完美区分。

而《上海堡垒》成为一次对好莱坞硬派科幻稚嫩复制。

最终胜负并不意外,而鹿晗必然为选择买单。

而肖战出演《诛仙》同样是场意外,选角时他还远远算不上流量,程小东认为他合适,加上电影预算有限,也请不起当时的顶流,于是一场阴差阳错,成为令片方半夜笑醒的妙手天成。

有些故事显而易见,令流量更迭一览无余。而有些故事却意味深长。

吴亦凡这一年多次疑似有新恋情曝光,门门都有实锤,可是传播效力却依次递减,一方面说明丙丙生命力顽强,发明了娱乐圈危机应对新策略,另一方面也有自媒体作者一语道破天机——“折腾了一天,热搜都没爆?”

粉丝们说:请关注作品,可我们该关注什么作品?

古风加说唱元素,和木村光希MV土红出圈的《贰叁》?还是已经唱了一年的《大碗宽面》?

2019年快要到头,人们才恍然大悟:说一个鬼故事,吴亦凡鹿晗都快30岁了。

30岁怎么了?偶像也会老,偶像也会胖。

而新一代流量永远在崛起。

粉丝们的海枯石烂永远不变,只是看对谁爱到海枯石烂。一个夏天就足够改变一切。

2019年的夏天,《陈情令》中的“博君一肖”让肖战王一博成为了娱乐圈顶流。

《亲爱的热爱的》中的韩商言,令《河神》演到三次进急诊室都剧红人不红的李现成为了大家口中的“爆爆现”。

流量要改朝换代的时候,一声招呼都不会打。

与上一代流量不同,2019可以称作顶流CP元年,一部爆款成就两个新老公,这种事过去闻所未闻,谈什么恋爱,搞CP最爽。

粉丝有所好,偶像从之。

一波又一波CP集体地出现在2019流量历史的舞台上。

流量就这么一代代更迭。可谁还记得过气的偶像呢?

早前久未露面的“老牌偶像”明道,参加《演员请就位》节目,与后辈演员陈若轩的PK中,被陈凯歌淘汰。

走下舞台的明道忍不住红了眼眶:“这几年没有什么太成功的事情,连我都有点看不起我自己了。”

后来陈若轩在节目中被淘汰,而道明被陈凯歌捞了回来,走到了最后四强。

但故事依旧令人伤感。因为走到最后的明道反倒上不了热搜了。

如同黄渤所言:“流量明星的成长需要时间,现在的经历都是个过程,就像当时我们的前辈对我们的担心一样,其实也无需担心,好的自然会被留下,经过历练他们一定会慢慢成熟、成长。”

但成长必须快一点,成熟可以晚一点,因为年龄这个东西,在贵圈,意义尤为深刻复杂。

别忘了王一博是怎么一脸坏笑地调侃肖战的,“这哥哥,仗着比我大6岁,天天欺负我。”

是啊,设计师出身的肖战都已经29岁了。

“老票房流量”吴京周星驰李安失灵

新流量不断崛起,而老流量在失灵。

在电影世界里,票房之王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流量担当。

2019是老王集体塌人设的一年。

从年初开始,周星驰的《新喜剧之王》预测票房30亿,但最终内地票房落在了6.24亿。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拍摄时间的短促和成本的局限,传说中周星驰先邀请的姚晨而姚晨没有应邀,最后启用新人引发新的争议。

但最本质的问题是周星驰不再主演周星驰电影的危机日益凸显,无论是新一代星女郎鄂靖文还是她的片中男友张全蛋伯乐王宝强,所有人都只能在笑料不足的场景安排中努力模仿周星驰,无论怎么演都是回到《喜剧之王》中的情境中,在“周星驰喜剧宇宙”的框架里扮演他的分身。

结果是观众们一口咬定周星驰这次是在“卖情怀”和 “炒冷饭”。

其实炒冷饭没问题,但我们希望食材是周星驰自己。别人来,那我们也再也不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了。

喜剧在2019年整体遭遇水逆,另一位过去无往不胜的宁浩也吃到了喜剧的苦,《疯狂的外星人》豆瓣评分6.4分,仅好于33%的喜剧片,上映最终票房22亿,距离王宝强28亿保底仍有6亿左右的差距。

王宝强自己主演的《新喜剧之王》扑了,保底的《疯狂的外星人》也扑了,这个春节档不属于王宝强。

但即使照搬过往的爆款的套路也未必赢,比如邓超几乎复制了《我不是药神》模式的《银河补习班》。

所有人都说《银河补习班》有爆款相。上映前各个平台对它有过极高的票房预期,最高的猫眼是18亿。

结果豆瓣6.2,累计票房9亿。

这个过程中,具备互联网特征的新一代观众开始崛起,并逐步成长为这个时代最具颠覆性和统治力的商业力量。而老一代电影人开始越来越琢磨不透他们的口味。

包括李安。

李安试图用《双子杀手》赢回票房成功,继续自己的技术革命,结果在这部电影中,李安以往电影中的所有优点,全部被影评人批成了缺点。

就连他的温柔,也似乎成了情节缓慢的罪魁祸首。他一贯的思维深邃,令一部动作片很难成为爽片。

到了2019年“国庆档”,虽然最强国庆档成功了,但吴京的票房神话却被打破了。

他和章子怡主演的《攀登者》在9月30日上映之前,是三强影片中想看人数最高的影片。但最终票房仅刚刚突破10亿。

媒体报道称,上影集团董事长和《攀登者》总策划曾经与徐克面谈,希望他担当导演,但是得到的答复是:“你们怎么敢说一年就可以完成?”后来,徐克还只是担任了影片监制,港片著名快手导演中,刘伟强去拍了博纳的《中国机长》,在剩下为数不多的选择中,李仁港被选中,并在影片上映后遭受了影迷最集中的炮火。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电影世界的新爆款和旧爆款,在光影的世界里流淌延续。一代英雄老去,总有新英雄崛起。

英雄,最终都难免输给时势。

爆款没有定律

这一年电视界最明显的感受是:所有的爆款定律都在消失,所有的顶流都没那么好用了。

于正试图重复《延禧攻略》的神话,把吴谨言和男二聂远弄成男女感觉的《皓镧传》4.8分,高调开场,低调结局。热搜最高点,是吴谨言的哭戏演技。

老牌流量也纷纷折戟,杨幂霍建华的《筑梦情缘》扑的无声无息。

郑爽的《青春斗》则扑的轰轰烈烈,导演之前的演技flag言犹在耳,播出后郑爽演技确实上了热搜,但路人观众信吗?

流量组合也不管用,邓伦和朱一龙两个顶级流量合作的《我的真朋友》终究只有4.5分,粉丝都拒绝尬夸了,或许还是Angelababy 的演技太具有统治力。

即使是优质流量主演的品质剧也未必能赢得爆款之战,暑期档里,最后登场的刘昊然主演的《九州缥缈录》被甜宠剧《亲爱的,热爱的》死死压住,收视率一直居于该剧之后。网络平台流量甚至不如豆瓣评分扑街的郑爽的《流淌的美好时光》。

唯一的古装史诗爆款属于易烊千玺,但那更像一场巨大的意外,事实上剧集后半段的收视和热度也出现明显下滑,这个时代的观众终究只爱爽剧。

2019年的剧集市场,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一个又一个预期爆款随风而逝。而真正的爆款往往出乎意料,谁能想到《陈情令》《小欢喜》会那么红呢?

而市场的空气里,永远弥漫着燥热、急迫的寻求爆款的气息。

他是不是2019最大的意难平?

对于粉丝们来说,最幸福的是顶流们依然不急着谈恋爱。

肖战说现在谈恋爱等于失业。

星光大赏群访后台,李现回应左手无名指戴戒指,说是因为拿到戒指能戴进哪个指头就是哪个指头,别多想。

但意难平总是有的。

这一年李晨和范冰冰不再是「我们」,董璇、梁静茹、黄璐回归单身。

而文艺女神陈绮贞在年末尴尬的被小三了。

这一年全国的离婚率据说高达44%。宋慧乔和宋仲基都离婚了,具惠善和安宰贤都撕得昏天地暗了,郑爽在平台上挂出闲置的奢华贡缎四件套有什么奇怪的,嫁妆嫁妆,不嫁了肯定是要卖出去变现的,只是爽妹子是实在人,她的嫁妆,真要卖哪只值那么点钱。

2019年就是这样,面子依然热闹,新老流量此消彼长,新话题层出不绝。

底子则略显尴尬,2019年65%的演员没有在影视剧中露过脸,一年至少有1部戏播出的演员只占20%,超6成演员空窗期在2年以上。在广电的影视备案里,电影作品比去年同期减少了391部。尽管今年的电影市场票房依然达到600亿,但《哪吒》、《流浪地球》就扛了将近一百亿。

好饼少了,毒饼多了,流量厮杀怎么可能不激烈。

吴晓波说了,新的背后是旧,生的背后是死,当有些人新生的时候就意味着有些人已经死去。

《艋胛》里,老江湖对小兄弟赵又廷说的也是这个意思,“年轻时我们都以为自己是风,最后遍体鳞伤才知道,我们都是草。”

老流量一稍歇就是风霜雨雪。再回来时,山河已巨变。

不管铁粉认不认同,爱的方向就是不可阻挡。鲜嫩的面孔永远受宠。

《乐队的夏天》里,盘尼西林唱完改编的朴树的《New Boy》,张亚东哭上了热搜。

他摘下眼镜,跟大家说对不起,拭着泪。

朴树当年唱的,盘尼西林现在唱的是:总有人老去,也总有New Boy。

抚今追昔,顶流背后的故事永远令人着迷,娱乐史便是这样一部针对流量发展史的精彩片段剪辑,它勾勒出流量变迁的轨迹, 新流量崛起始终让整个世界都有点茫然无措,人们既是这场流量巨变的参与者、见证者,同时又常常困惑于故事急速演进的逻辑。

郭麒麟9岁那年,收到了一个叔叔送的巧克力,转头跟妈妈炫耀说,“你看你儿子多好,大伙都知道我可爱。”

郭母立马给他泼了盆冷水——“那不是因为你可爱,人家是看在你爸的面子上。”

许多年以后,郭麒麟这个名字,频频随着《庆余年》登上热搜,这时的他被大家爱上,已经不用靠郭德纲了。

这就是爆款的力量。

而娱乐圈每个人,都走在寻找爆款的十字路口,在风起千樯的时刻,都要反复审视,找准前路的方向。

有人随波逐流,有人坚守己见,有人迷失森林。冬风起,一年过去,春风吹过,真正的考验,又会到来。

《一代宗师》里,宫二说:“所谓的大时代,不过就是一个选择。”

或去,或留。

顶流的故事,不过如此。

但有些人已经没得选,比如《遇见王沥川》那个永远儒雅的绅士高以翔。

2019,有些美好嘎然而止,成为2019最大的意难忘。

但活着的人们,总要将故事继续。

无论2019年如何意难平,我们和这个流量宇宙,终究要move on。

流量要改朝换代的时候,一声招呼都不会打。今年的四大顶流谁会继续留在明年的榜单上呢?

请回答,2020。

责任编辑:

热门文章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