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素汐又出黑马之作?开心麻花近期最佳!可惜结局烂尾?

作者:浙江省瑞安市    人气:611    发布时间:2021-09-09 08:34:22
《半个喜剧》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开心麻花路数,熟脸沈腾、艾伦、马丽等阵容,一个都不在演员表里。 一方面郑多多是他的好哥们,有钱有势、对他也有帮有助,他的工作、户口都全靠郑多多安排,平常也住在郑多…

原标题:任素汐又出黑马之作?开心麻花近期最佳!可惜结局烂尾?

饶晓志和任素汐两个名字,似乎总能和“黑马”联系在一起。

去年年末,饶晓志执导、任素汐等出演的《无名之辈》以黑马姿态杀出,成为大赢家。

口碑票房双丰收,任素汐的经典表演桥段,也在《演员请就位》《我就是演员》《声临其境》等热门综艺中被反复模仿。

而此前,开心麻花的一出非典型喜剧《驴得水》,也让任素汐以黑马的姿态亮相。

和小花旦们截然不同的外貌风格,令人眼前一亮、印象深刻。

徐峥曾夸奖任素汐“好演员的春天来了”,从今年《银河补习班》《相遇》等院线电影的推出频率来看,任素汐确实颇为高产,但和“口碑黑马”之间似乎都还有一定距离。

如今,另一边饶晓志监制的《平原上的夏洛克》品相不错、可惜缺乏明星阵容和热度加持,虽然颇有黑马姿态、却难以成为真正的爆款。

而这一边任素汐主演的《半个喜剧》,豆瓣评分7.5,在同期国产片中成绩不错、但离真正的惊艳也尚有差距

《半个喜剧》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开心麻花路数,熟脸沈腾、艾伦、马丽等阵容,一个都不在演员表里。

就连金牌绿叶田雨,也同样没出现。

(最近热门剧《庆余年》里的王启年就是他)

电影中最大的男卡司恐怕只有常远,常远还并非主演、只是客串了一个任素汐的相亲对象。

电影里倒是有从《乡村爱情故事》里来的熟脸,饰演谢广坤老婆的赵海燕。

赵海燕老师在《半个喜剧》中饰演男一号的妈妈,一个望子成龙但相当功利化的角色,简直是拿了谢广坤本人的剧本。

相爱里谢广坤日常作天作地作大死,她谢家夫人永远三观在线、贤良淑德。

但到了这部电影里,她简直是女版谢广坤本人,从装病威胁到打滚示威,学了个十足十。

而两位男主角的名字,则叫人非常陌生,看演员表时非常迷惑:这是谁?

男二号的长相好歹比较像演员,男一号则顶着一张吃瓜群众式的路人脸。

就连电影名《半个喜剧》,都更像是对这部作品属性的定位,而并非常规意义上的片名。

但这样一部看起来似乎奇奇怪怪的《半个喜剧》,品相其实还不错。

《半个喜剧》的故事结构很简单,即将结婚的男二号郑多多渣男属性严重,欺骗校园时代的青梅竹马莫默(任素汐饰),骗人、骗情、骗爱。

事情被孙同撞破,孙同陷入两难境地。

一方面郑多多是他的好哥们,有钱有势、对他也有帮有助,他的工作、户口都全靠郑多多安排,平常也住在郑多多家,用女主的话说“是郑多多的一条狗”,他不敢戳穿。

另一方面,郑多多即将结婚的对象高璐早年曾是孙同的暗恋对象,多年里他一直和对方保持着良好的朋友关系,不忍心看到对方受伤害。

在这样不敢说也不肯说的复杂纠葛里,孙同开始了“打掩护”大业。

高璐上门来送汤、差点撞破郑多多的丑事,孙同机智化解,暂时蒙混过关。

这边孙同录着发给制作人的歌,那边莫默听着伤心的情歌更加引发伤心事,痛哭失声。

此后,这两位倒霉男女,又产生了复杂的情感纠葛。

故事本身并不复杂,表达的旨归也不罕见,但节奏很讨喜。

第一点,以喜剧节奏来讲述复杂糟心事,不沉闷、不无聊。

双双被欺骗的莫默和高璐,同时出现在案发现场,这样危急的千钧一发时刻,孙同靠自己的“怂”智慧化解暴雷。

利用双方都认为自己是郑多多女友、对方是室友女友的心理,胡乱介绍,一句“我女朋友”化危机为无形,又怂又讽刺又真实,很招笑。

此后,不论是任素汐饰演的莫默的暴怒时刻、还是号啕大哭的崩溃瞬间,都夹杂着种种笑料,以“半个喜剧”的独特模式推进。

女主发现被骗之后,试图冲出去找渣男和女友理论,被孙同困住、她一气之下报了警,警察蜀黍们抵达现场之后,她又已经被孙同的奇怪理论说服、无法应付警方提出的问题。

一问一答蜜汁好笑。

在医院里男女主终极矛盾爆发的瞬间,也有围观路人的叙述视角和偷窥目光,始终带着不破的喜剧滤镜

故事其实很伤心,但喜剧的方式是站在较远的位置上观看别人的倒霉事,通过这种“替代感”来消解自己的危机感。

诸多现实题材的作品,让爱消弭在生活的艰难困顿里,很容易产生致郁效果;但《半个喜剧》始终通过喜剧节奏来推进悲剧内涵,有效控制了一地鸡毛的沉闷感

第二点,没被困在平庸喜剧的肤浅套路里,指向了更有现实价值的两难境地。

电影虽然一直嘻嘻哈哈,但没有停留在浅显的喜剧套路里,也没有借三俗或嘲笑他人缺陷或“屎尿屁”的老套梗来强行制造笑点。

在好笑的表面下,埋着很沉重的尴尬境地。

孙同喜欢莫默,二人开开心心过起了伊甸园一样的日子,但郑多多以工作以利益为威胁筹码,以“兄弟情”为幌子、以“看见你们我想死”为遮羞布,步步紧逼胁迫孙同。

孙同的母亲(赵海燕拿了谢广坤剧本)更是以爱、以牺牲的名义来严防死守,她卖了老家的房子、为儿子筹在北京买房的首付,宁可委屈自己蹭姥爷家房子住、也要为儿子谋求一个所谓安稳的未来。

无论是掏心掏肺的体己话,还是装病气儿子的手段,软硬兼施,态度虽然势利、但老母亲的一番付出也着实让人很唏嘘。

此外,纵使消除一切外界压力,孙同和莫默之间原本也存在着巨大的矛盾。

孙同是小地方考进北京的穷孩子,没钱没背景没出路;而莫默是本地人,家世优渥,颇有资本随心所欲过自己的日子。

穷小子认为有钱人家的姑娘之所以能保持所谓“本真”性情,不过是因为生来就拥有一切、不必卑微交换。

而姑娘认为一切都是选择,认为不该拿条件为自己的人格污点做借口。

其实此处电影揭示出的是无可调和的矛盾,二人大闹一场、分道扬镳。

孙同回到郑多多的生活轨道里,装作无事人一样做他婚礼的伴郎。

然而最终,电影最后的结局却又安排孙同看破郑多多的花心本质,向新娘揭露他的不堪,放下一切和前来对峙的莫默一同离开。

男主这份回头是岸的良心发现和“大团圆”式处理,让结局显得有些廉价。

此前对这个角色人性的晦暗、处境的艰难的种种剖析,似乎都瞬间失去了力量和深度。

当然,可能很多观众会喜欢目前这个明媚的结局:坏人落得被揭穿的下场、好人喜提大团圆结局。

而这样简单的处理,不正是对此前复杂格局的消解吗?

无论如何,《半个喜剧》比之于开心麻花此前的几部作品、进步已然非常明显。纵使票房表现没那么惊人,但这才是优秀喜剧应该有的方向。

责任编辑:

热门文章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