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妈,你已经害我离了一次婚,还想再害第二次?”

作者:山东省胶南市    人气:255    发布时间:2021-09-06 09:16:01
昨天,他们因为琐事大吵一架,起因是苏宁例假提前了几天,她却忘了准备卫生巾,想让胡斌帮她去楼下的超市买...

原标题:“妈,你已经害我离了一次婚,还想再害第二次?”

1

苏宁盯着餐桌上的双皮奶,直直发呆。如若不是胡斌心里有鬼,能给她买这个?

双皮奶是苏宁的最爱,刚和胡斌认识那会儿,为了给她买这个,他不惜排队一个多小时。

可记忆中,那是多久之前的事儿了?如今,他们连和对方多说一句话都不肯,他又怎会莫名记起她的最爱?

胡斌从洗漱间出来,看到苏宁奇怪的表情,他抓了抓头发,脸上显出一丝不自然,打着哈哈坐在苏宁旁边,试图揽住她的肩膀。苏宁身体一僵,不自然地往旁边移了移。

“老婆,我错了,别拒我千里之外好吗?”胡斌一脸讨好相。

“可别,胡斌,你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儿了,还是哪根筋搭错了?”苏宁盯着胡斌问。

昨天,他们因为琐事大吵一架,起因是苏宁例假提前了几天,她却忘了准备卫生巾,想让胡斌帮她去楼下的超市买回来。

胡斌却说一个大男人做这种事,还不被人笑掉大牙?要买自己去!

苏宁窝了一肚子火,拿起鼠标砸向胡斌,疼痛惹恼了他,两个人开始激烈争吵。

苏宁脾气倔,胡斌大男子主义,他们从不肯向对方道歉,一僵持就好久,像今天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苏宁不解,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难道胡斌真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儿?

2

她和胡斌是二婚,经人介绍认识,通过一段时间的交往,苏宁觉得胡斌人还不错,虽然不懂得花言巧语,但,对她还算可以。重要的是,胡斌不喜与异性过多交往,苏宁就是看上了他这一点,才和他结的婚。

刚开始,他们确实过了一段令人羡慕的日子。虽然胡斌和前妻有一个儿子,但孩子在前妻那里,胡斌每个月只给抚养费,这也影响不到他们的生活。

白天,两人各自上班,晚上,他们会手牵手散个步,或者来个烛光晚餐。有时候,还会像热恋中的小情侣一样,一起买菜,一起做饭,一起洗碗。

这样美好的日子是在何时结束的,她已记不清。只记得婆婆的到来,打破了他们夫妻间的和谐。婆婆包揽了胡斌的一切。

胡斌喜欢两天洗一次澡,苏宁不肯,可婆婆却说:“身上又不脏,不洗就不洗嘛,浪费水!”

以前,她和胡斌一起有说有笑做家务,可是婆婆到来后,胡斌就只有窝在沙发上玩儿游戏了。苏宁提醒他,婆婆赶紧说:“他一个大男人,哪能做这些?”

苏宁看不惯巨婴一样的胡斌,开始和他吵。婆婆却说苏宁矫情,什么事儿都指望男人,不是个好妻子。

暴脾气的苏宁和婆婆大吵一架,把她送回了老家。婆婆临走前,却告诉胡斌:记住,一个大男人,不能做那些没出息的事儿,你只需要好好上班挣钱就够了!

苏宁哑然失笑,哪有婆婆这么教唆儿子的?但她也没太在意,以为老太太走了,胡斌还会像以前一样,他们的生活仍然会回复到从前的样子。

可是没有,婆婆开始用手机遥控指挥胡斌。

比如电话里她会问胡斌谁做的饭啊?谁洗的碗啊?今天的衣服不是你洗的吧?男子汉大丈夫可不能做那些没出息的事儿!

他妈的话,胡斌都一一记在心里,而苏宁提的要求,他反而越来越不当回事儿。

婆婆就像一根线,她和胡斌更像婆婆线上扯的那对木偶。

他们开始无休止的战争,厮打,哭喊,充斥着这个曾经温馨的小家。他们的婚姻看似完整,实则早已破碎不堪,里面爬满了虱子。

面对这段失败的婚姻,他们累了,也倦了,两人甚至有了离婚的念头。

3

现在,胡斌不但带了她最喜欢的双皮奶,还给她道歉,苏宁心里岂能不打鼓?

第二天早上,苏宁起床,胡斌已经在洗手间洗脸刷牙了。她刚走到卫生间门口,听见“咳,咳”两声,接着就看到胡斌一口痰吐到了洗手池里。

尽管他打开水龙头冲了下去,但苏宁还是一阵恶心,她眼冒金星,心里的火儿腾腾往外冒,呵斥道:“胡斌,有你这么垃圾的人吗?你连三岁小孩子都不如,是不是都是被你妈惯的?”

听到苏宁的呵斥,胡斌猛然抬头,看了一眼苏宁,说:“我错了,我改,但这个真和我妈没关系,是我自己的错。”

说着,他就拿起刷子开始清理洗手池。

苏宁心里冷哼一声,上次,婆婆还在这个家的时候,躺在床上玩游戏的胡斌,把嚼过的口香糖用纸包着放在了床头柜。苏宁惊得眼珠子差点儿掉地上,她逼着胡斌把嚼过的口香糖扔进垃圾桶离他不远的垃圾桶里。

胡斌不肯,婆婆着急忙慌跑进来,说:“我来,我来。”看着婆婆把湿湿黏黏的纸拿在手里的一刹那,苏宁再也压抑不住心里的火,和胡斌吵起来。

胡斌说苏宁作,穷讲究,苏宁说胡斌懒得屁都不肯自己放。因为一个嚼过的口香糖,两人差点儿把房顶掀了。

而今天的胡斌态度竟然这么好?会认错?会服软?苏宁还是觉很奇怪,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胡斌能转性?苏宁持怀疑态度。

4

可苏宁没想到的是,收拾完卫生,胡斌又以最快的速度,把早餐买了回来。

苏宁看着餐桌上热腾腾的豆浆,油条。她的心也变得柔软起来,不仅为刚才的大喊大叫,有些许不好意思。

两人吃早餐的功夫,婆婆来电话了,问胡斌有没有起床,有没有吃早餐。

胡斌如实回答,婆婆不安定了:“也不知道苏宁是怎么做老婆的,早餐也不煮,还让你跑去买,你说,这是男人该做的事儿吗?”

“妈!您别说了,苏宁是我老婆,我不疼她谁疼她?以后,您别再插手我的事儿了好吗?如果不是您管得太多,不许我做这个,不许我做那个,我和林林他妈能离婚?”胡斌越说越激动,脸色竟涨得通红。

苏宁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胡斌这几天的变化和胡斌前妻有关?苏宁的心揪了起来。

胡斌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不好意思地对苏宁笑了笑,说:“老婆,咱妈管得是多了哈,放心,以后我听老婆的指挥,好好疼你。”

苏宁心里像有一个麻线团,乱得找不到头儿。她想了想,还是问道:“怎么突然转性了?因为林林妈?”

胡斌笑笑说:“不管因为谁,反正,以后,你监督我改掉坏习惯,指挥我做事情。我会努力改掉坏毛病,你也少生气,咱们都温柔对彼此说话,可以吗?”

苏宁不再说话,她知道,她的脾气确实很躁。

很多时候,她看不惯胡斌的所作所为,但也从没跟他好好沟通过,想让胡斌做什么,也从来不用商量的语气,而是直接颐使气指。

吃完早餐,苏宁照旧去上班,胡斌叫住她:“今天开始,我送你!”

“嗯?”苏宁不解,她公司虽然和胡斌公司在同一个方向,但并不顺路。

有一次下雨,苏宁本想让胡斌送她上班,而胡斌只把她放到了公交站,说什么要开会,忙,气得苏宁两天没理他。今天他竟然主动说送她上班,苏宁显然更加意外。

她脑子里有一万个问号,话到嘴边又不好问他。

5

晚上,胡斌去洗澡,苏宁拿起他手机,他的手机密码一直是他们共同的密码。她试图从手机里看到胡斌突然变化的原因。

微信置顶,有一个漂亮的头像映入苏宁眼里,她的心紧跟着揪起来,此人她认识,是胡斌前妻雅兰,苏宁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她曾经和雅兰见过几面,在她的印象里,雅兰知性,优雅。苏宁虽然私下和雅兰交往不多,但也不陌生,她对这个女人,一直有极好的印象。

她颤抖着手点进去,聊天内容没有删。

苏宁翻看着胡斌和前妻的聊天记录,一条条信息映入苏宁的眼里,没有疼痛,只有温热。

听到洗澡间的门被打开,苏宁把手机放回原处。

第二天,苏宁比平时早起了半个小时,她熬了胡斌最爱喝的小米南瓜粥。记忆中,她都多久不做早餐了?

显然,胡斌受宠若惊,他脸上出现一丝僵硬的笑,说:“老婆,辛苦了!”

恍惚间,还是在他们刚结婚的时候,胡斌跟她说过这句话。她心里一热,回了句:“干嘛这么客气?我想,今天下班,要不我们去吃黄河路那家情侣套餐?”

以前,他们有什么开心的事儿,总会去那家餐厅庆祝。

“好啊,好啊!”胡斌忙不迭点头,眼里充满了期待。

日子仿佛真的回到了从前,虽然有时还会争吵,因为胡斌的惰性和不好的习惯,再或者是因为苏宁的倔强。

但争吵过后,胡斌会道歉,该做的事情也在尽善尽美的完成。最关键的是,胡斌再也不听他妈的遥控指挥了,媳妇该疼的疼,家务该做的做。

苏宁也尽可能用温柔的语气,告诉胡斌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慢慢地,坏掉的马桶盖,不用苏宁提醒已经被他悄悄换了新的,厨房房顶坏掉的灯罩,也被他不动声色修好了。

苏宁感受着胡斌的变化,她的性子也变得温柔起来。胡斌有时候还是偷懒不想洗澡,苏宁不惜用身体诱惑他,这货就会屁颠屁颠跑去洗香香。

苏宁暗笑,原来夫妻间征服对方,并不是靠威严和冷战,温柔和撒娇其实更有力量。

6

婚姻里,两人的改变,要归功于一个外人,胡斌的前妻。

几个月前,胡斌给儿子送抚养费的时候,和雅兰抱怨,别人离婚要么是出轨,要么有家暴,而他,两者皆无,可第一任妻子和他离了婚,第二段婚姻,也即将以失败而告终,为什么啊?

雅兰说:“胡斌,既然你问我了,那我不妨明说吧,你想想你有什么缺点,你在家庭中怎么表现的?你承担了家庭里什么责任?都做了什么事情?再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女人,愿意和你自己这样的男人结婚吗?还有你妈在你们的家庭中是怎么做的?

是,你妈是为你好,不想你受累,可夫妻两个,你不受累,你老婆就要多受累。

难道你还没有从我们失败的婚姻中吸取教训吗?那时候,我多想让你成为一个好爸爸,好老公,在我最累的时候帮把手。

可你呢?你妈一句有她呢,你就成了甩手掌柜。哪怕林林在你面前摔倒了你也不肯扶一把。

刚生完林林,我腰疼得直不起腰,你却说我矫情。哪个女人想离婚?她们都是在婚姻中攒够了失望,不得已才提出各奔东西的。”

雅兰的话让胡斌陷入痛苦中,他反思了一下,问雅兰该怎么办。雅兰说:“胡斌,你要不想离婚,我给你支点招吧!”

胡斌点头如捣蒜,自此,他开始一点点改变。

而那次,苏宁看到胡斌手机上,雅兰发过来的给胡斌出谋划策的短信,她心里早已思绪万千。说实话,她也不想离婚,如果两个人都各退一步,生活能够继续,何必真要走到离婚那一步?

于是,苏宁偷着去见雅兰。雅兰告诉她,以前,她和胡斌就像现在的他们,胡斌妈宝,自己不懂谦让,两个人身上都长了硬硬的刺,非要把对方扎得遍体鳞伤才罢休。

可她现在的老公,体贴,大度,像一团棉花,把她包裹得温暖又柔软。这时候,她才想起,她和胡斌的婚姻为什么会失败了。

那天,胡斌向她抱怨的时候,她突然就想帮他们一把。毕竟,胡斌是林林的爸爸,他想让胡斌给儿子做个好榜样。

于是,胡斌听从雅兰的建议,从给苏宁买双皮奶那天,他们的婚姻就一点点有了温度。

其实,大多数的婚姻都是一样的,只要不是因为一些无法接受的硬伤问题而离婚的,那么若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让婚姻走到了尽头,实在太可惜。

谁的婚姻都会遇到不同的问题,发现问题,去解决问题,而不是针对问题咄咄逼人,争吵发火,激化矛盾。

婚姻中,多参与,多沟通,多理解,少逃避,少抱怨,少发火,若两人都愿意去好好经营,生活还是可以很幸福的。

6

一日,胡斌下班回来,一只手里提着一个方便袋,另一只手里拿着一大束玫瑰花。苏宁不解,不年不节,怎么买这个了?

胡斌嘿嘿笑着:“偶尔浪漫一下嘛!”

苏宁含笑扒拉着胡斌提着的袋子,里面竟是卫生巾和一袋红糖,她脸色瞬间通红,嗔怪道:“怎么带这个回来?”

胡斌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我推算着你快到日子了,怕你没准备好,经期多喝红糖水对身体好。”

苏宁脸颊绯红:“今天我有一件喜事儿要告诉你,这个东西,怕以后的十个月都用不到了。”

苏宁举着卫生巾在胡斌眼前晃了晃,胡斌有几秒的呆滞,接着就是一声吼叫,把苏宁拦腰抱起,他要做爸爸了,这可真是个好消息。

苏宁说: “我们出去吃吧,想吃黄河路那家情侣套餐了。”

于是,在灯红酒绿的大街上,又多出了一对手牵手过马路的小夫妻。

责任编辑:

热门文章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