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知道真相后,她想把她风风光光嫁出去

作者:湖南省长沙市    人气:319    发布时间:2021-09-06 07:43:50
头像是油腻的自拍也就算了,朋友圈还隔三差五地自拍配鸡汤,以为涂抹了顶上天的发胶就能扮作十八九岁的小伙...

原标题:知道真相后,她想把她风风光光嫁出去

1

沈妍没想到,朱玉燕这么快就开始了第二春。

她巴巴地将手机贴到沈妍跟前,飞快划开一个男人的朋友圈,眉眼间的娇羞喜乐仿若情窦初开的少女,连眼角的鱼尾纹都变得雀跃灵动起来。

沈妍胃里一阵莫名翻涌,她深吸一口气,强压下这股不适感,勉强挤出一个配合的笑容,扫了眼朱玉燕的手机。

瞬间,笑容僵硬在脸上。

这叫什么男人呀,明显一个老油子。

头像是油腻的自拍也就算了,朋友圈还隔三差五地自拍配鸡汤,以为涂抹了顶上天的发胶就能扮作十八九岁的小伙子,转发的东西也都是些标题不堪入目的假新闻。

沈妍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悲凉与愤怒齐生,心口一时冰火两重天。

她的父亲是个工程师,一生光明磊落,兢兢业业,克己奉公。在她心中如同太阳一般神圣的人,死后竟要被这样的鼠辈玷污。

她越想越气,牙根咬得生疼,两颊清晰可见地抖动着。

朱玉燕沉浸在恋爱的欢愉中,没有留意到女儿的变化,嘴巴仍在一张一合地诉说着情人的种种好处。

他记得她不吃香菜,吃饭遇到香菜他就一点一点替她择干净。

她跳广场舞和人起争执,他二话不说就冲上去为她出头。

她不管打扮成什么样,他都满眼痴迷地夸好看。

她说得眉飞色舞,眼睛里泛起惊人的光泽。

沈妍几乎不敢相信,这还是那个在父亲遗体前哭得撕心裂肺的母亲么?

才过去一年而已,她不仅完全从痛苦中走了出来,还开开心心地迎来了第二春。

胸腔里的恶气呼之欲出,沈妍攥紧拳头,推开母亲,走到窗前。

玻璃窗外,一棵桂花树静静地吐着芬芳,纷纷坠落的桂花铺陈满地,仿佛一层细碎的小米。

桂花树是六岁那年她和母亲一起种下的,时光荏苒,树反倒越老越精神,人怎么就越老越糊涂呢。

沈妍眼前渐起朦胧水雾,无比想念远在天堂的父亲。

朱玉燕终于察觉出女儿的不悦,轻手轻脚地走到沈妍背后,讪讪地说:妍妍,锅里熬了你爱吃的赤豆糊,我给你盛一碗吧?

她的语气里满是小心和讨好,沈妍的脸色微微软下来。毕竟是生养她的母亲,她们的感情一直很好。

赤豆糊上飘着桂花粒,香甜的热气熏得沈妍头昏脑胀。

从前,一入秋,他们一家人就会坐在一起喝赤豆糊,日子比赤豆糊还甜。哪怕她后来嫁人生子,每周仍要回家打打牙祭。

就连父亲,去世前的最后一刻,念念叨叨的全是母亲做的菜。可是,命运何其残忍,直到临终,他都插着鼻饲管,始终没能如愿再尝一口记忆中的味道。

沈妍喝得热泪盈眶,脸色彻底柔和下来,似乎又变成了往日乖巧懂事的女儿。

朱玉燕眼睛里的拘谨一点点散去,不等女儿开口,主动接过空碗,麻利地添满。

递给沈妍时,她状若不经意地随口说道:张叔跟你口味还挺像,都好这口……

沈妍的面孔顿时冰下来,将碗重重摔在桌上,抓起自己的手提包,夺门离去,不顾朱玉燕在身后苦苦呼喊。

她以为,她的态度足以说明一切,母亲却还是不知悔改,丝毫不在乎她的感受。

2

从娘家不告而别后,沈妍半个月没有找母亲。

而朱玉燕居然也没有找她,连电话都没打一个。

沈妍满腹心事,脾气差到了极点,儿子算错一道简单的数学题,她直接开骂起来。

丈夫胡波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要知道,往日她最看重科学育儿,从不轻易吼骂孩子。

在胡波的追问下,沈妍心知隐瞒不下去,脸色难堪地说出了母亲恋爱的事情。

她一直忍着不说,实在是因为丈夫素来敬重这个丈母娘,如果叫他知道岳父去世一年不到,六十二岁的丈母娘就开始第二春,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果然,胡波听完愣住了,片刻后大笑起来:想不到妈心态还挺年轻的,这是好事啊!

胡波说的其实是肺腑之言,沈妍听着却格外别扭,羞愤得想躲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她气冲冲地赶去母亲家,誓要了结朱玉燕的黄昏恋。

没想到,给她开门的是张国栋,也就是朱玉燕嘴里的张叔。

和照片上不太一样,张国栋的头发很干净,就是一个普通的老男人,不出彩,也不油腻。

他大概是见过照片,一眼就认出了沈妍,立即奉上温和的笑容,同时转身对卫生间方向大喊道:妍妍来了!

沈妍气炸了,大叫起来:你凭什么喊我妍妍,你算什么东西!

朱玉燕正好闻声出来,脸上原本欢快的笑容在听到女儿这句话后消失不见,冷冷地说:太没礼貌了,快给你张叔道歉。

她刚洗完头,头发还在滴水,胸前的睡衣扣子前两粒是解开的。

沈妍感觉难堪极了,一瞬间恨到了极点。

她径直走到父亲的遗像面前,抱着遗像哭诉道:爸爸你看啊,你走了才多久,这个家就被外人占了……

没一会儿,张国栋待不下去了,换鞋离开。

沈妍嘴角微微勾起,转身看着母亲。她的怀里仍旧抱着父亲遗像,她的脸上满是鄙夷和冷漠。

情郎不告而别,朱玉燕本就难过,再看女儿的眼神,愈发面红耳赤,苦涩难当。她几乎是哀求着说出来:妍妍,我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真的很害怕很孤单……

沈妍讥笑道:我当初让你跟我们一起住,是你自己不愿意的,谁知道你是怕我妨着你的好事!

朱玉燕的眼睛瞬间红了,脸上水迹分明,分不清是眼睛流出的还是头发上滴落的。

沈妍终究于心不忍,放下父亲的遗像,走到母亲身边,苦口婆心地劝道:妈,你脑子清醒一点,你是六十二不是二十六,他要么是找免费保姆,要么是为了搞你的钱,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替我们想想啊,如果你一把年纪还被骗财骗色,我们的脸往哪里搁!

朱玉燕低着头一言不发,半张脸隐匿在湿漉漉的头发中,晦暗不清。

之后,沈妍几乎每天都会突击检查,张国栋果然没再出现。朱玉燕恢复了往日的端庄宁静,笑容淡淡的。

只是,母女俩似乎隔了一层膜,很难融到一起。沈妍为母亲报了个老年旅游团,她借口体力不支推掉了,连广场舞也很少去跳。

沈妍既要忙着工作,又要辅导孩子作业,对母亲的状况自然没法时刻关注着。

在她看来,住着大房子,吃喝不愁,没啥好操心的,就算安享晚年了。

直到朱玉燕瘦得只剩下九十斤不到,身为医生的女婿这才发觉,丈母娘应该是出现了某种健康问题。

胡波是个脑外科医生,平日里忙碌得很,因而并不十分清楚妻子和丈母娘之间的过节。

当他发现朱玉燕暴瘦时,第一反应是患了重病,连忙带她到医院做了全面的体检。

然而,并没有什么异常。

最后,在一个同行的提醒下,夫妻俩带朱玉燕去看心理医生,结果查出重度抑郁症。

沈妍震惊不已,她实在想不明白,母亲生活富足清闲,有什么好抑郁的。真要有什么,不过是那件事。

可是张国栋那样一个平庸的老男人,哪里值得她抑郁呢。

定期治疗了一段时间,效果并不显著,沈妍渐渐着急起来。一方面是为了母亲的身体,一方面是为了耽误的时间。

她由于频繁请假已经被领导叫去谈话,孩子的学习因为疏于管理开始出现松懈,她像个陀螺似的转来转去却看不到一点希望。

医生告诉她,朱玉燕是心病,需要心药医。然而她的心药在哪里,谁也不知道。只有她的心理测试结果,反映出她内心强烈的孤独。

沈妍其实是不愿意的,但是正如胡波所说,如果她不尝试,朱玉燕的病情就是一条死胡同,谁也走不出去。

在胡波的盛情邀请下,张国栋回到了朱玉燕身边。

虽然心里不爽,沈妍仍不得不承认,朱玉燕无精打采的眼睛确实在看到情人的那一刻,明显绽放出异样的光芒。

3

将母亲交给张国栋后,沈妍整个人顿时轻松不少。

然而她还是放心不下,一有时间就回母亲家。

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朱玉燕的脸颊丰腴了许多,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比吃药的效果不知好多少。沈妍有点高兴,又有点失落。

好几次,她发现母亲跟张国栋有说有笑,一转头看到她,立刻换作一副冷漠的表情。她的心里涩涩的,其实母亲不擅长演戏啊,是被她逼的么?

因为隔三差五见面,出于礼貌,她开始喊张国栋为张叔。

她发现,他除了文化低,并没有特别讨人厌的地方。甚至,他很会察言观色,一旦发觉她有情绪,他就自动沉默,将自己隐形起来。

只是,好相处又如何,终究是个普通的老男人,凭什么取代她的父亲。况且,她始终怀疑他另有目的。

沈妍拼命压抑住内心的这股忿忿不平,为了母亲的健康,维持着表面的平和。

有一天,正在公司忙碌的她,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沈妍已经忘记上次接到母亲的电话是什么时候了,总之比梦还遥远。

朱玉燕的声音里透着谨慎的愉悦,她说医生宣布她恢复如常了,停顿两秒后,她约沈妍晚上单独吃饭。

沈妍放下手机,心神不宁。

她和朱玉燕已经很久没有畅谈过,她们曾经是最亲密的母女,不知何时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下班后,沈妍匆匆往母亲家赶,路上看到一个小贩挑着两筐山竹在叫卖,她停下车,买了一大兜。在她记忆里,母亲是很爱吃山竹的,家里经常买。

一开门,诱人的饭菜香扑面袭来,全是沈妍爱吃的菜。

母女俩坐在餐桌两头,久久无言。

最终,朱玉燕打破沉默,淡淡地笑道:其实我以前挺讨厌做饭的,麻烦死了,做得不好还要被你们爷俩说……

沈妍的瞳孔忍不住放大,她一直以为,母亲是很爱做饭的,尤其是做给她和父亲吃。

朱玉燕看透了她的想法,笑得更无奈了,一时间神色悲凉无比。有些话,她原本永远都不打算说,她以为,母女连心,沈妍会理解她。然而,现实一再让她失望,她不得不为自己活一次。

所有人都觉得朱玉燕命好,嫁给沈妍父亲这样的男人。但是,过日子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沈妍的父亲是个好人,是个好父亲,是个好同事,却不一定是个好丈夫。

朱玉燕惦记他爱吃山竹,看到就买,他呢,临到了都不知道她的喜好,连去了解的欲望都没有。

他可以熬夜加班教新来的同事画项目图,而对于妻子例假期间要他帮忙洗个菜的请求却置之不理。

太多令人沮丧的细节,最终打造出一个在婚姻里心如死灰的女人。

朱玉燕冷笑着问女儿:你知道他走时我为什么哭得那么惨么?你以为我舍不得?

她是为自己哭。她守了大半辈子的男人,直到临终,心心念念的也不过是她做的菜,而非她这个人。她于他,不过是一名保姆。

沈妍听得神情呆滞,半天说不出话来。她很想反驳母亲,又忍不住细细回味她的话,似乎确实是那么回事。

她和父亲,一直把母亲的付出当作理所当然,从来没考虑过她的感受。

她自己也身为人母了,幸亏遇到的人是胡波,如果是父亲那样的,恐怕同样需要她燃烧自己来照亮他。

4

朱玉燕的笑容突然温暖起来,缓缓地说到张国栋,眼睛里绽放出无尽温柔。

张国栋在隔壁小区当保安,目前单身,初中学历,和高级工程师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他有一颗体贴细腻的心。

朱玉燕艰难地扛着一袋米经过,他看见了,主动帮她送回家,两人因此认识。

第二天她看到他朋友圈说自己老了一岁,便煮了一碗面条,买了些水果给他,算是还人情。

一来二去的,你对我好一点,我就对你更好一点,彼此竟衍生出无法说清的依赖。

和张国栋在一起时,下厨的仍旧是朱玉燕。不同的是,她的身边多了个帮手,切菜洗碗不在话下。

她看电视随口说了句这个男人不错,他立刻喷满发蜡捯饬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发型讨好她。

朱玉燕并不傻,她想了很久,他到底图啥。慢慢发现,他就是图她做的菜,图她过日子的烟火气。他想从她身上取暖,她又何尝不是。

经历了抑郁症后,她决定,为自己活一次。

尽管她语气坚决,眼睛里闪烁的泪光还是出卖了她的内心。子女面前,哪个父母不曾卑微过。

朱玉燕想要和张国栋过日子,也希冀能得到女儿的祝福。

沈妍看在眼里,格外心疼这样的母亲。

良久,她终于笑着说道:那你们的婚礼由我来准备吧,我风风光光地把你嫁出去。

朱玉燕愣了许久,缓缓捂住脸,泪水从指缝里溢出来。

沈妍没有告诉母亲,早在张国栋回来陪伴她治疗抑郁症时,她就私下托情感咨询公司的朋友调查过他,他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也还算家世清白,妻子是车祸去世的,有一个儿子在上海上班,在小区当保安应该也就是为了打发寂寞。

朋友公司还跟踪观察了他们好一段时间。

她从来没有见过那样放松而愉悦的母亲,人到晚年,有幸遇到一个人让她能体会到被疼惜,就由他们去吧。

责任编辑:

热门文章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