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遗产避税花样多:乔布斯设信托基金妻受益,张国荣买巨额保险

作者:ZQQ    人气:1087    发布时间:2018-11-16 13:56:16
7000亿韩元,这是具光谟为继承LG要缴纳的税金。

7000亿韩元,这是具光谟为继承LG要缴纳的税金。

11月15日,据韩媒报道,LG前任会长具本茂过世后,其持有的11.3%LG集团股权中,将有8.8%被养子具光谟继承。照此推算,具光谟要在5年内分期付清超过7000亿韩元(6.2亿美元)的遗产税。

如果成功拿到遗产,具光谟将成为LG集团第一大股东,持股达到15%。目前,他已经坐上LG会长的位子。

在韩国,最高级别的税率高达50%,可LG从二战延续至今,财富传承从未中断。可以说,它的历史也是一部避税史。

然而在中国,第一代企业也到了传承时刻:孟晚舟、宗馥莉、王思聪,无不是人们关注的富二代明星。中国的家族企业中,按普华永道统计,却只有20%制定了继承计划。如果遗产税实施,他们能度过难关吗?中国的遗产税,又是否会波及没那么富裕的中产人群?

image.png

韩国财团不断代,遗产税是门大学问

LG的遗产税被关注,很大原因是:它是韩国的第一代企业,而它的财富传承从未断档。

1945年,创始人具仁会就创办了乐喜化学,生产化妆品,成为LG化学的前身。1958年,他又创立金星社,即后来的LG电子。这是韩国第一家电子工业会社,生产了韩国第一台真空管收音机,被认为是韩国整个半导体产业的开端。

LG的崛起,正赶上韩国二战后百废待兴。它制造出韩国第一台电风扇、冰箱、电视、空调、洗衣机……仅仅10年里,LG的销售额就超过100亿韩元,有“家电之王”称号。

1973年,韩国倾举国之力发展半导体产业,LG再次抓住机遇,成为韩国前二的显示屏生产商。如今,40%的小尺寸显示屏都来自LG和三星。

在2007年财报里,LG营收1419.8亿美元,为韩国第四大财团。其营收来自三个产业:电子业务贡献了61.5%,化学贡献了22.2%,电信及服务贡献了16.3%。

具本茂家族持有LG控股43.34%的股份。具本茂本人从1995年接任LG会长一职,名正言顺:他是LG创始人的长孙,也是第二任会长的长子。在任的20年间,他制定了“正道经营”和“超一流LG”的理念,使LG的“life is good”信条延续至今。此外,他还大力建设企业伦理规范,至今LG还是韩国唯一没有因会长非法挪用资金被罚的顶级财团。

image.png

在具本茂之后,具光谟接任集团会长之位。他本是具本茂胞弟具本绫的长子,但具本茂独子因车祸去世,他便被收为养子,接班集团。他先后在白电、显示屏部门历练,也有西方教育和创业背景,被认为是LG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领导者。

在韩国,财团接班问题实非戏言:一个差错就可能引发经济震荡。以三星为例,它旗下的上市公司总市值,占韩国股市30%之多。而李在镕接班李健熙,光交接股权就要付出70000亿韩元(当时合389亿元)遗产税,分5年支付。

早在李在镕24岁时,三星就秘密启动了“经营权继承计划”,研究如何用最少资金、缴最少的税,完成从李健熙到李在镕的股权交接。然而直到2014年李健熙病倒,三星还是没准备好。为了少交税,他们决定将旗下74家公司的重组提前进行。有银行表示,光是咨询费,三星估计就要交1亿美元之多。

交起遗产税,韩国放眼整个世界都居于前列。韩国遗产税实行累进税率,从10%到50%递增,超过30亿韩元部分就要交50%。因此如不合理避税,家族财富就可能断档。颇为不易的事,无论三星还是LG,作为韩国第一代企业,都成功将财富传递至今,经营从未断档。

中国企业该接班,遗产税山雨欲来

韩国的企业延续至今,得益于完善的继承、避税计划。但在中国,家族企业的现状却令人忧虑。

相比韩国,中国富豪更多是白手起家,并无传递财富的经验。据PIIE统计,全球的亿万富豪有30%为继承型富豪。而韩国的比例高达78%,中国比例只有2%。此外,他们也无财富传递意识:据普华永道统计,中国仅20%的企业制定了接班人计划,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49%。

究其原因,普华永道中国中区私人财富服务主管合伙人王蕾解释说,中国大陆家族企业处于“一代向二代传承”的探索期,创始者正左右为难。西方家族企业普遍历经几代的传承,其接班人模式已经趋于成熟,而中国家族企业没有现成的模式可以套用。

好在,中国尚未开始征收遗产税。但好日子随时可能结束。

在2004年,财政部就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遗产税暂行条例(草案)》。2010年新修订的《新版草案》,则给出具体征收方法:仍按超额累进税率,起征点为80万元。80万到200万的部分收20%,200万到500万的部分收30%,500万到1000万的部分收40%,1000万元以上的部分收50%。例如,传承3000万的遗产就要交税1034万元。

2013年,国务院批转了多部门联合制定的《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在有关收入再分配的改革目标时提到:研究在适当时期开征遗产税。当时也有专家放风说,全球已有114个国家征收遗产税了。

通常,遗产税是“富人挨刀”,逼迫他们将财富投入到社会再生产中,对中低收入人群影响甚小。但在中国,这却引起了全社会讨论。

image.png

舆论关注的焦点,在中国遗产税的主体并非富人阶层,而是中产阶级、中小企业主。80万的起征点,已高于大部分中产阶级的财富积累,而日本仅5%人群会被征收遗产税。此外,中国的遗产税最高级距税率是50%,已高于个税最高级距税率,有反国际常态。在香港避免的重复课税问题,例如被继承人生前收入如已缴税,继承时可扣除,在中国遗产税草案中都未提及。最重要的是,草案并未区分经营性财产,也未针对性减税,这可能打断家族企业的生产经营。

在以后,由于房价攀升,普通人纸面财富飙涨,对遗产税的讨论愈演愈烈。

对此,财政部在2017年不得不站出来回应:“我国目前并未开征遗产税,也从未发布遗产税相关条例或条例草案。下一步,财政部将继续跟踪国际上遗产税的发展趋势,进一步研究遗产税有关问题。”

然而这并未让期待更乐观。中国第一代企业,已走到财富传承的时间点:华为的孟晚舟、娃哈哈的宗馥莉、万达的王思聪,都正走上前台。据福布斯2016年统计,中国排名前100的富豪资产达到22.8亿美元,9位富豪超过70岁。随他们财富交接,遗产税会不会颁布,并将那么富裕的中产阶层纳入打击对象?

全球避税花样多

美国政治家富兰克林有言,只有纳税和死亡不可避免。从TVB的豪门恩怨,到《欢乐颂》的兄妹相争,财富传承始终是人们关注的对象。放眼世界,全球大约有三种避税手段。

最常见的是财富转移,即被继承人生前就把财产转给配偶,或提前转到子女名下。

2017年,爱尔兰一例奇葩婚姻就在此列。58岁的中年男人迈克尔·奥沙利文,与85岁的马特·墨菲是30年的朋友。墨菲希望把自己位于都柏林的房子留给奥沙利文,却要交市价33%的遗产税。为了避税,这两位直男觉得结婚,让奥沙利文作为“配偶”免税继承房子。“我爱墨菲,不过不是从性的角度”,奥沙利文当时对媒体说。

第二种避税手段,即是建立遗产信托。被继承人立下遗嘱,用遗产成立专项基金,委托给专人管理,基金收益则归受益人。这既能保证财富传承,也避免了财富挥霍,能持续有产出。

最著名的案例莫过乔布斯。去世前,据《福布斯》统计,乔布斯有个人净资产70亿美元。他通过遗嘱方式,将遗产大部分交由乔布斯信托基金(Steven P. Jobs Trust)管理,妻子劳伦·鲍威尔为受益人。

image.png

2016年,英国地产大亨威斯敏斯特公爵去世,留下90亿英镑遗产,排在英国富豪榜前三。凭借生前建立的信托基金,25岁的儿子规避了40%也就是33.4亿英镑的遗产税。“信托基金的好处是,它是一间公司,不是任何个人的财产”,有理财咨询公司对媒体说。

规避遗产税的第三种方式,就是买人寿保险。被继承人用遗产购买终身寿险,子女为受益人,在父母过世后能获得巨额保险金。在许多国家,这部分保险金都是免税的。

张国荣就在此列。他积累了3亿港元财产,按直接继承要交4000万港元遗产税,但他生前购买了数份人寿保险。据其保险代理人说,张国荣和好友唐鹤德保险意识很强,身故前的张国荣除最后一笔保险金无效外,生前的寿险保额可以充分抵缴遗产税。